如何選擇信息化條件下主攻方向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危駿 鄭征兵責任編輯:楊一楠2019-07-02 10:41

主攻方向,是集中主要力量和打擊效能實施重點作戰的方向,選準主攻方向,是指揮員定下決心的核心內容,對達成作戰目的具有決定性影響。信息化條件下,主攻方向的選擇應確保有利于實現作戰目的、有利于達成作戰突然性、有利于推動戰局發展。

立足“首戰必勝”。應著眼開局有利、形成于我有利戰局、快速實現作戰目的,精選慎選主攻方向。1955年籌劃一江山島戰役時,圍繞“先打一江山島還是直接攻打大陳島”爭論激烈。張愛萍等指揮員通盤考慮,選擇先打一江山島,首戰則勝,給敵以強烈震懾,有力地推動了戰局朝我有利的方向發展,逼迫大陳島之敵撤退,提前、快速達成了作戰目的。信息化條件下,作戰節奏加快、前后方模糊、發現即摧毀、首戰即決戰的特征越來越明顯,更需要指揮員圍繞慎重初戰,恰當選擇主攻方向,力爭一舉癱瘓或瓦解敵作戰體系、打亂敵作戰企圖、破壞敵戰役布勢,形成有利態勢,確保首戰必勝。

著眼“小戰即勝”。信息化條件下作戰越來越重視作戰效費比,小戰而勝甚至不戰而勝是作戰雙方追求的目標。信息化條件下作戰,雙方體系特征越來越明顯,基于信息系統體系作戰背景下,許多要害目標往往起著“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因此,信息化條件下作戰,應把主攻方向選擇在體系中高價值目標部署位置上,如對整個作戰力量系統功能的發揮具有決定性作用的指揮控制系統,作戰中起支撐作用的制信息權力量、制空權力量、資源保障力量部署位置等。對這些目標的打擊往往能起到“毀一點而癱全身”的作用,實現一擊必中、小戰則勝,大大提高作戰的效費比。如海灣戰爭中,多國部隊不論是空襲階段還是地面戰斗階段,都是先從打擊敵指揮控制信息系統部署的位置入手,使伊軍從最高統帥部到戰區司令部都成了“聾子”“瞎子”,結果指揮失靈,軍心渙散,很快便全軍覆沒。

圍繞“出奇制勝”。“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在漫長的戰爭史上,隱蔽突然、出敵不意創造了無數的戰爭奇跡。因此,信息化條件下作戰,主攻方向的選擇應打破常規,著眼出敵不意、攻敵不備,選擇在敵意想不到的方向,以達成作戰突然性,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快速改變戰局、實現作戰勝利。英阿馬島戰爭中,英軍避開阿軍重點設防的斯坦利港,選擇在阿軍意想不到的圣卡洛斯港方向實施登陸,讓阿軍始料未及,直到英軍登陸五個小時之后阿軍才發現,英軍登陸作戰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瞄準“兵弱地弊”。主攻方向的選擇還應考慮作戰環境的利弊、作戰力量的強弱等客觀條件。綜合衡量地形、敵情、民社情等客觀條件,選擇敵最弱的方向實施作戰。如定陶戰役中,劉伯承全面分析徐州、鄭州、虞城三個來敵方向后認為:鄭州方向敵整編第3師地形不熟、情況不明,便于我設伏分割,且該師連戰疲憊、戰斗力下降。最終以鄭州為主攻方向,取得戰役勝利。因此,信息化條件下主攻方向選擇應力爭著眼要害、弱處開刀,力爭選擇在敵人暴露翼側或間隙、兵力羸弱或空虛、作戰盲區、地形不利敵武器性能發揮等位置,才有可能達成作戰目的。

有利“作戰接續”。主攻方向還應著眼全局,選擇有利于我方優勢兵力運用以及便利于后續作戰展開以及下個階段作戰戰略銜接。遼沈戰役中毛澤東同志在戰役籌劃之初就明確了關門打狗的戰略方針,將拿下錦州作為整個戰役的關鍵。事實證明,選擇錦州攻克錦州這個敵防御要點,激活了整個東北戰局向有利于我軍的方向發展,成為解決東北問題的關鍵一步。因此,未來作戰不能只考慮局部利益的得失,應站在戰略全局的高度深謀遠慮,才能在跌宕起伏的戰爭中創機造勢、贏得主動、取得勝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真钱的手机棋牌游戏